"你讲的是道德价值。"许恒忠辩论道。 祝日念跟随西门文革一伙

时间:2019-10-21 22:24来源:参麦团鱼网 作者:快递

  祝日念跟随西门文革一伙,你讲的是道混迹于风月场上,你讲的是道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没想到这次却栽了个跟头。让他栽跟头的女孩子叫韩消愁儿,是祝日念的一笔历史旧帐。两年前,祝日念和韩消愁儿在歌舞厅相遇,二人一见倾心,韩消愁儿贪图祝日念在银行当科长,手头上有点银子,也有点免费签单的小权利;祝日念感觉韩消愁儿待他温存,有女人味。像一笔双方默契的交易,虽然没挂在嘴上说,却很顺利地成交了。

西门庆说到做到,德价值许恒不放空炮,德价值许恒三天后,在宾馆安排了个房间,又花了些银子,叫来两个正在冉冉升起的歌坛新星,让何二蛮子进去睡了。吃过“夹心面包”后,何二蛮子信心百倍,决心紧跟西门庆,以流氓无产者的大无畏精神,在风月场中好好混出个人样。至于他同祝日念的那点过结,从此再也闭口不提。西门庆说着,忠辩论道上来勾搂住潘金莲的腰,却被她像条泥鳅似的挣脱了,羞恼地说:“一边臭美去。”

  

西门庆松开手,你讲的是道朝卫生间这边看看,你讲的是道潘金莲依然搂着他不肯放开,说道:“不碍事的,春梅丫头是自己人。”又扭头朝卫生间里嚷道:“小妮子犯贱,闹出那么大的声响,吓人一跳。”西门庆虽说也戴了顶知识分子帽儿,德价值许恒骨子里却没知识分子那股子穷酸气,德价值许恒说白了,他骨子里还是个混混儿。随着改革开放的步步深入,不少人下海,也是政府所提倡的,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嘛。识时务者为俊杰,西门庆不甘落人后,写了份停薪留职报告,在清河市人民医院大门旁开了家药店,做起了无本生意。西门庆摊开双手,忠辩论道像受了天大的冤屈似的说:忠辩论道“你看看,一不小心又把她给得罪了。”李桂卿说:“你只管去吧,桂姐她就这么个脾气,你也不是不知道,过个一时半会,又会好了。”西门庆上去搂了搂李桂卿的腰肢:“还是桂卿理解我——理解万岁。”李桂卿说:“去去,别在我面前耍贪嘴。”有这句话,西门庆可以放心大胆地去找李瓶儿了。

  

西门庆挑逗地问:你讲的是道“瓶儿怎么感谢法?”李瓶儿脸上一红,你讲的是道一双手早被西门庆捉住了,她乖乖就范,顺势倒入西门庆怀里,嘴上却说:“不可以,现在这样的时候……”西门庆说:“这样的时候怎么了,花子虚不在,正好成全我们的好事。”说着那只不老实的手已向她下身探去,李瓶儿一下软了,像团湿润的海绵,紧紧贴在西门庆的身体上。西门庆听得一愣一愣的,德价值许恒等春梅说完了,德价值许恒他才会过意来,慢慢吞吞拍几下巴掌,说道:“说得好,说得好,没想到春梅还是个如此懂情义的好妹妹,庆哥今天放你一马。不过,我也有句话说在前头:你迟早都是我庆哥的人。”说着从膝腿上放下春梅。打从那次以后,西门庆果真再也没动过春梅,只是眼睛经常搁在她身上,滴溜溜地打转儿,每次春梅只当没看见,故意把身子掉向一边。

  

西门庆听得一头雾水,忠辩论道隐隐感觉到吴典恩的笑话中似乎潜藏着什么深意,忠辩论道又说不出究竟是什么深意,只好一个劲傻笑,连连点头赞道:“有意思,有意思。”吴典恩说:“人一进了官场,就成了那个笑话中的精神病人,心里总想着要做点什么。精神病人总想做把弹弓把玻璃打碎,官场人总想如何投机取巧,快点晋升。”西门庆笑道:“比喻得好,看不出来,仁兄还是个哲学家呢。”

西门庆听后哈哈大笑:你讲的是道“外赚兄呀,你讲的是道这不是照准了你的生活说的吗?好,我也来说一段,叫做《全国学三森》。”西门庆喝口酒,眼睛滴溜溜转动一圈,接着往下说:“高级干部学泰森,中级干部学宝森,小老百姓学繁森。”西门庆笑道:德价值许恒“惠莲忒夸张了。天上的星星成千上万,德价值许恒我只摘那最亮的一颗;清河的女孩儿成千上万,我就看上了你一个。”惠莲妩媚地一笑,说道:“西经理,我可是个经不住哄的,你要再甜言蜜语哄我,不怕我粘上你了?”西门庆说:“粘上正好,惠莲是黑夜里明亮的灯光,我就是那扑火的飞蛾,即使被惠莲妹妹那把火烧焦了,也无怨无悔,人生难得一场快活。”

西门庆笑道:忠辩论道“看来和尚尼姑也难以脱俗,明明做的斋菜,却偏生取荤菜名。”应伯爵附和道:西门庆笑道:你讲的是道“我的亲亲,你讲的是道你的每句话对我都是圣旨,依你说的便是了,明日我给宋检打个电话,让检察院放他出来。你也不消发愁,愁坏了身子庆哥心痛哩!”边说边解开她的衣扣,要同惠莲云雨。惠莲听了西门庆这几句话,心情略微好受了些,将手伸到西门庆的两腿之间,握住阳物,说道:“庆哥好大个物什。”西门庆道:“莫非你今天才发现?”惠莲羞涩地说:

西门庆笑着逗弄她道:德价值许恒“难道花子虚不把你放在心上?”李瓶儿撇撇嘴,德价值许恒不高兴地说:“快别提他,我那老公哪里有庆哥这般长劲,又能赚钱,社会上也玩得转。”西门庆说:“多谢瓶儿夸奖,要说起来,花子虚人也不错。”李瓶儿抢着说:“他有哪点儿不错?整天不是喝酒就是泡妞,还以为我不知道,这些事我都懒得管,庆哥,你见了他好歹也帮我劝劝,让他玩归玩,不要忘了做正经事,学你这样多赚点钱,还有,多少也要顾着点家。”西门庆道:“这话说得在理,我见了花子虚一定转告。”西门庆心中暗暗想道:忠辩论道怪不得人们称吴典恩是清河市组织部第二部长,忠辩论道这个光荣的称号他当之无愧啊。可是西门庆仍然有点不明白,论官衔,吴典恩只是清河市税务局一芝麻官科长;论文化,吴典恩胸无点墨,只是个财校毕业的中专生;论口才,吴典恩也无什么好口才,说话甚至还有点结巴。可是这么个从各方面看都再也普通不过的人,究竟凭什么本事就能制服了那些领导同志?这是个费解的谜,得找个机会,好好解一解这个谜。

相关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