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谁说的?"我有趣地问。 毓如在门口念了几句阿弥陀佛

时间:2019-10-21 18:53来源:参麦团鱼网 作者:清宫秘史

  毓如听说颂莲醉酒就赶来了。毓如在门口念了几句阿弥陀佛,听谁说的我然后上来把颂莲和陈佐千拉开。她问陈佐千,听谁说的我给她灌药?陈佐千点点头,毓如想摁着颂莲往她嘴里塞药,被颂莲推了个趔趄。毓如就喊,你们都动手呀,给这个疯货点厉害。陈佐千和宋妈也上来架着颂莲,毓如刚把药灌下去,颂莲就啐出来,啐了毓如一脸。毓如说,老爷你怎么不管她,这疯货要翻天了。陈佐千拦腰抱住颂莲,颂莲却一下软瘫在他身上,嘴里说,老爷别走,今天你想干什么都行,舔也行,摸也行,干什么都依你,只要你别走。陈佐千气恼得说不出话,毓如听不下去,冲过来打了颂莲一记耳光,无耻的东西,老爷你把她宠成什么样子了!

颂莲装作没听见,有趣地问她觉得毓如的挑剔实在可恶,有趣地问但是整整一天她确实神思恍惚,心不在焉。她知道自己已经惹恼了陈佐千,这是她唯一不想干的事情。颂莲竭力想着补救的办法,她应该让他们看到她在老爷页前的特殊地位,她不能做出卑贱的样子,于是颂莲突然对着陈佐千莞尔一笑,她说,老爷,今天是你的吉辰良日,我积蓄不多,送不出金戒指皮大衣,我再补送老爷一份礼吧。说着颂莲站起身走到陈佐千跟前,抱住他的脖子,在他脸上亲了一下,又亲了一下。桌上的人都呆住了,望着陈佐千。陈佐千的脸涨得通红,他似乎想说什么,又说不出什么,终于把颂莲一把推开,厉声道,众人面前你放尊重一点。陈佐千这一手其实自然,听谁说的我但颂莲却始料不及,听谁说的我她站在那里,睁着茫然而惊惶的眼睛盯着陈佐千,好一会儿她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她捂住了脸,不让他们看见扑籁籁涌出来的眼泪。她一边往外走一边低低地碎帛似地哭泣,桌上的人听见颂莲在说,我做错了什么,我又做错了什么?

  

即使站在一边的女仆也目睹了发生在寿宴上的风波,有趣地问他们敏感地意识到这将是颂莲在陈府生活的一大转折。到了夜里,有趣地问两个女仆去门口摘走寿日灯笼,一个说,你猜老爷今天夜里去谁那儿?另一个想了会儿说,猜不出来,这种事还不是凭他的兴致来,谁能猜得到?两个女人面对面坐着,听谁说的我梅珊和颂莲。梅珊是精心打扮过的,听谁说的我画了眉毛,涂了嫣丽的美人牌口红,一件华贵的裘皮大衣搭在膝上;而颂莲是懒懒的刚刚起床的样子,,手指上夹着一技烟,虚着眼睛慢慢地吸。奇怪的是两个人都不说话,听墙上的挂钟嘀嗒嘀嗒响,颂莲和梅珊各怀心事,好像两棵树面对面地各怀心事,这在历史上也是常见的。梅珊说我发现你这两天脾气坏了,有趣地问是不是身上来了?

  

颂莲说这跟那个有什么联系,听谁说的我我那个不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什么时候又去了。梅珊说聪明女人这事却糊涂,有趣地问这个月还没来?别是怀上了吧:颂莲说没有没有哪有这事?

  

梅珊说你照理应该有了,听谁说的我陈佐千这方面挺有能耐的,晚上你把小腰儿垫高一点,真的,不诓你。

有趣地问颂莲说梅珊你嘴上真是没栅栏亏你说得出口。甚至花园里的人也听见了卓云那声可怕的尖叫,听谁说的我梅珊房里的人都跑过来看个究竟。

她们看见卓云捂住右耳疼得直冒虚汗,有趣地问颂莲拿着把剪刀站在一边,有趣地问她的脸也发白了,唯有地板上是儿络黑色的头发。你怎么啦?卓云的泪已夺眶而出,她的话没说完就捂住耳朵跑到花园里去了。颂莲愣愣地站在那堆头发边上,手中的剪刀当地掉在地上。她自言自语他说了一声,我的手发抖,我病着呢。然后她把看热闹的佣人都推出门去,你们在这儿干什么?还不快给二太太请医生去。梅珊牵着飞澜的手,听谁说的我仍然留在房里。她微笑着对颂莲看,听谁说的我颂莲避开她的目光,她操起芦花帚扫着地上的头发,听见梅珊忽然格格笑出了声音。颂莲说,你笑什么?梅珊眨了眨眼睛,我要是恨谁也会把她的耳朵剪掉,全部剪掉,一点不剩,颂莲沉下了脸,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是有意的吗?梅珊又嘻笑了一声说那只有天知道啦。

颂莲没再理睬梅珊,有趣地问她兀自躺到床上去,有趣地问用被子把头蒙住,她听见自己的心怦然狂跳。她不知道自己的心对那一剪刀负不负责任,反正谁都应该相信,她是无意的。这时候她听见梅珊隔着被子对他说话,梅珊说,卓云是慈善面孔蝎子心,她的心眼点子比谁都多。梅珊又说,我自知不是她对手,没准你能跟她斗一斗,这一点我头一次看见你就猜到了。颂莲在被子里动弹了一下,听见梅珊出乎意料地打开了话匣子。梅珊说你想知道我和她生孩子的事情吗?梅珊说我跟卓云差不多一起怀孕的我三个月的时候她差人在听谁说的我我的煎药里放了泻胎药结果我命大胎儿没掉下来后来我们差不多同时临盆她又想先生孩子就花很多钱打外国催产针把阴道都撑破了结果还是我命大我先生了飞澜是个男的她竹篮打水一场空生了忆容不过是个小贱货还比飞澜晚了三个钟头呢。

相关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