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不到陈玉立还想导演一出更为精彩的戏。 想不到陈玉我用绷带和夹板

时间:2019-10-21 12:11来源:参麦团鱼网 作者:女子十二乐坊

  黄昏,想不到陈玉我用绷带和夹板,想不到陈玉托着那只打了石膏的手掌,另一只好手提着水壶,口袋里装着 干粮。电筒以及止痛消炎药物,离开生产点。我们那块玉米地,离生产点约三四华里,是谁 和我一块去执行看青任务的,我已经回忆不起来了。反正我们一夜都围着这块青纱帐转来转 去,只有夜里吃干粮时,才到那地边的小窝棚里坐了一会儿,夜间的露水,打湿了我披着的 破棉祆和绷带,连五指上裹着的石膏都变得湿漉漉的了。

母亲和孩子都不知道我会从天而降——当帽檐低垂的我走进那阴山背后。终日不见阳光 的10平米小屋时,立还想导演正是个残冬的夜晚。母亲戴着老花镜,立还想导演正在为孙儿缝补衣裳;儿子伏在 一张木桌上做作业。母亲领着小儿子走了——那次接见时间非常之短。可能是我的心理作用吧,一出更为精我觉得母亲 微微佝偻的腰仿佛挺直了一些。人得喜事精神爽,一出更为精尽管这算不得什么喜事,在劳改单位,却 也算得上不幸中的一幸了。而“一幸”的得来,并非专政机构对落难知识分子发了什么慈悲 之心,而是出于对右派比对刑事犯更缺乏信任所致。因而在这一点点欣喜中又深藏了许多难 以言喻的酸楚。

  想不到陈玉立还想导演一出更为精彩的戏。

母亲说:彩的戏“造反的红卫兵说了,反革命家属兼地主婆,是不能住在这个院子里的——要 换城里的无产阶级来住。”母亲为我的留级神伤至极。当时,想不到陈玉她正在内务部街北平二中的斜对门,想不到陈玉为一个祖孙三代 之家当保姆。母亲怕我难堪,不许我在同学们之间张扬,更不允许我带同学来主人家打扰。 土地改革年代,从氏家族中在乡土虽无恶迹,爸爸又是被国民党关押至死的知识分子,因家 庭阶级成分属小土地主,亦不能逃脱时代变革的洗礼。毕业于辅仁大学国语系的家叔,便成 了维系全家生活的顶梁支柱。当时,他先在北平万慈中学当语文教师,后去通县男师及男师 附中,担任教导主任。我爷爷、奶奶及我另一个家叔和婶母的生活负担,都背在当教师的叔 叔背上。他本来就是驼背罗锅,因时代巨变,他身上的负荷变得更为沉重。我母亲生性好 强,一不想寄生于我舅舅家(他是当时财务局的财税科长),二不愿再增加我叔背上的负 担,便毅然走进这个三世同堂之家,为供我上学而当了佣人。立还想导演母亲无泪。

  想不到陈玉立还想导演一出更为精彩的戏。

母亲用手抚去我头上的雪花,一出更为精并为我抹去脸上的泪:“你该像你爸爸那样,好好用 功。”母亲用她的手心,彩的戏抚摸了我的脸好一会儿,彩的戏才放下了她的手掌——我闯过了这个感伤的 关口,就是一个不小的胜利。俗话说“‘母子十指连心”,老母亲能不为此而过度悲戚,我 也就松了一口气。母亲在为我深夜做饭的时刻,儿子在我脸上涂抹着我带来的止痛药水,本 来这一老一小都该是受我照顾的,而我一个汉子,此时却只能被这一老一小关照,想到这里 悲情不禁油然而生。我怎么了?五七年的那些往事,越来越被历史的发展证明,一些直言国 是的人的话绝大多数是正确的——怎么历史已然过去了十几年,只不过说了一点点真话的 我,依然是这副模样?不!我比过去还不如了,过去我还有梦,而今连梦境也没有了——这 不是一具会出气的活尸了吗?!

  想不到陈玉立还想导演一出更为精彩的戏。

母亲执意不从,想不到陈玉果敢地孑然一身还乡了。记得那是一个冬季的早晨,想不到陈玉我送母亲去长途汽 车站。天上飘着零星的雪花,我为母亲提着一个小小包裹,走在她的身旁。在我生命的年轮 史上,这是我第一次的付出,那小小包裹虽然不沉,可是它是我从母亲手中夺过来,提在我 手上的。

母亲走了——走在严寒落雪的冬季。在这个冬天,立还想导演我似乎一下长大了许多,立还想导演我仿佛第一 次感悟到了责任。我不仅仅是一个母乳的吸吮者,还应当给母亲以乳汁;我不该仅仅是一个 爱的容器,还应该有爱的付出。事隔多年,我把这一天视若我少年和青年分界的界河,16 岁的我提前进入了青年期,我再也不是嗷嗷待哺的幼鸟,我该是飞出树巢独立觅食的一只乌 儿了。一出更为精第8节三个同类相继驾返“瑶池”

彩的戏第8节伍姓湖——我的最后一个劳改驿站想不到陈玉第9节“死门”与“生门”

立还想导演第9节李建源与“龟驮碑”轶事一出更为精第9节三月十五日这一天

相关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