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老师!"奚望又叫了一声。孙悦把脸转向他。 午后响过一阵噼噼啪啪的炮仗

时间:2019-10-21 10:53来源:参麦团鱼网 作者:手机

  话说元朝至正十六年(公元一三五六年)正月十五,孙老师奚望孙悦把脸转又正值一年一度的元宵佳节,孙老师奚望孙悦把脸转青州府属下的长清县城里,午后响过一阵噼噼啪啪的炮仗,早有几户官宦殷实人家稀稀落落挂出几盏灯来,把个寥落冷清的街市巷陌照耀得斑驳陆离,影影绰绰。这些年,水旱饥馑、兵戈不息,休道那些逃兵荒、躲徭役的下户灾民,便是寻常工商士农人家,每日朝朝都愁着那开门七件事,天色向晚,一声狗吠便心儿颤颤地关门不迭,却哪里有心思作彻夜冶游?早把那庆赏元宵之事忘到爪哇国里去了。

戴逵又点了点头,又叫了一声说道:又叫了一声“施相公猜得不错,正是吴大哥劝俺留下了这套官服,他说:‘如今元廷失道,义士蜂起,不日便有一番惊天动地的巨变发生,如今绿林义士处境艰难,既要明枪明刀的与官府放对,又须要藏在暗处摸清朝廷的动向,你有一桩世袭罔替的功名,正是掩护身份的绝好依凭,既是打探官府内情的手段,又能为落难的绿林好汉提供一个庇护之处。要紧的不是在穿不穿一套官服,而是在于所作所为到底是行侠仗义还是助纣为虐。’他这番话说得入情入理,叫人心舒目明,从那一日起,俺便穿起了这身七品校尉官服,当上了这济州牢城营的节级,作了一个身在曹营心在汉室的徐庶。”戴逵长叹一声,向他说道:向他“的确是如此。不过,当时在元人军中,俺的那些祖辈没有残杀一个无辜百姓,只是杀了几个平素劣迹昭彰的贪官污吏,猾胥劣绅。待到元人一统天下,坐了龙庭,他们目睹蒙古贵戚们飞扬跋扈、搜刮聚敛、欺压汉人的情景,方才大悟,知道走错了路子,当了为虎作伥的卑劣小人。

  

戴逵斟了一杯酒,孙老师奚望孙悦把脸转仰脖而尽,孙老师奚望孙悦把脸转然后说道:“其实说起来不少人都已知道,俺祖上那位大英雄自幼得异人传授,学得一桩十分奇异的神行之术,作起法来,一日一夜可行千里之遥。历来俺戴氏门中将它视为祖传秘技,不肯轻易示人。俺自幼得父亲悉心指点,尽得其中奥妙。”单、又叫了一声魏二将听他这一番话,不觉气沮,一时间无名火起,指挥着那一干“葫芦兵”、“铁管兵”挥动兵刃,朝着面前的铁墙乱剁起来。单、向他魏二将挺着双戟,向他只等元兵阵势一乱,便要冲开一条血路,去救助被困的众位好汉。谁知那一阵水、火交击之中,元军阵中既未响起惨厉的呼喝,也未闻痛楚的呻吟,只见那四堵“铁墙”进退整肃,烈焰、滚水袭来之际,早已退出三五十步。那“葫芦兵”喷出的烈焰去势较弱,撞上大盾,只燎得盾牌“滋滋”乱响,至于那些滚汤,浇到盾面之上,仿佛以水沃石,更其失了威势。

  

单、孙老师奚望孙悦把脸转魏二将正自惊疑,孙老师奚望孙悦把脸转猛听得头顶上响起一阵大笑,只见不远处那座壁垒似的毡帐顶上开出一扇门来,扩廓帖木儿衣饰整饬、盔甲鲜明,正立在毡帐顶上,手中鞭梢戟指着卢起凤和单、魏二将喝道:“卢大英雄,单、魏二位将军请了。俺王保保为了你们这几十条大虫,苦心经营十年之久,方才练成了这道‘铁笼金锁阵’,休说你们这啸聚山林的草寇,便是诸葛孔明再世,也休想破得俺这奇阵,识时务的,快快束手受缚罢!”单泽世、又叫了一声魏焚海闻声倏动,双戟一指扩廓帖木儿,嘴里喝声“疾”,手下众兵士早又放出那烈焰滚汤,轰轰哗哗,直奔那座毡帐。

  

当头的那人约摸六十余岁,向他衣着邋遢,形态猥琐,颔下一部白须灰尘沾染,早已纠成疙瘩,一张瘦黑的脸上满是菜色,象是饿牢里逃出的囚犯。

当头的虬髯大汉走了过来,孙老师奚望孙悦把脸转双臂大咧咧地交在当胸,孙老师奚望孙悦把脸转肩膀上凸起黑油油的几块疙瘩肉,在四个人面前来回走了一遭,忽地在花碧云面前停住脚,问道:“好一个标致的婆娘!俺问你:是哪一位帮主,竟有如此泼天的胆子,派你到俺这武家庄来闯溜子的?”李齐一听,又叫了一声不觉疑窦丛生,又叫了一声什么董大人,俺与他素无交往,海州、淮安远隔数百里,他夤夜到此又有何事?便是公务,也不必如此直闯雅会,扫人兴致。想到此处,李齐吩咐道:“速速领董参将府驿安歇,就说下官散席之后,亲自候教。”

李齐一听,向他禁不住眉目耸动,忙问道:“下官局处小邑,竟不知天下有如此异人,真个是懵懂颟顸,也不知这施耐庵居士现在何处?”李齐一听,孙老师奚望孙悦把脸转连忙迎了下来,也拱了拱手,说道:“董大人驾到,下官失礼了,原来足下也与这位顾遐举先生有旧交么?”

李善长、又叫了一声施耐庵正看得心惊,又叫了一声公孙玄又在阵前叫道:“百室先生瞧见了么,今日想要走出这林子,只怕不那么便当!其实,咱家与你无冤无仇,不过是各为其主罢了!咱家奉了扩廓平章大人钧命,捉拿朝廷钦犯!若是晓事的,留下这施相公,咱家又何必与你作冤家对头!倘若不允,不须咱家动手,就凭这百十个蒙古科尔沁壮士,便斗到猴年马月,咱家也与你奉陪到底!”李善长“啪”地阖上盖子,向他随即又指了指另外的几口箱笼,向他捺髯叹道:“唉唉,奇人哪奇人!不瞒你们二位说,三个月前当在下来到这长清县城时,第一眼见到这个貌似粗俗、迹近贪婪的七品县令,简直不敢相信此人便是要苦心查访的绝世奇人!当时,冒名在他手下做了个小吏,每日公堂议事,后庭闲叙,不见他有任何壮怀雄心、善行德政,一味地使些伎俩,搜罗浮财,聚敛银两,活脱脱便是一个贪赃枉法的昏官。渐渐地,在下察觉到他捞钱有个章程:便是尽情榨取富豪,不去难为贫贱,乡宦豪绅的馈赠贿赂,他更是来者不拒,几乎每两三日便有一宗银子的进帐!”

相关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