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定来,只要你不说没菜就行了。"我说。 端方和父亲的关系一直不对

时间:2019-10-21 08:06来源:参麦团鱼网 作者:财务会计

  端方在镇子上拼了命地练身体有端方的理由。端方和父亲的关系一直不对,我一定来,我说有时候还动到手脚。端方得把力气和体格先预备着,我一定来,我说说不定哪一天就用得上。端方的父亲不是亲的,是他的继父。端方是作为“油瓶”随他的母亲“拖”到王家庄的。那一年他刚刚十四岁。由于发育得晚,端方又瘦又蔫,基本上还是个秧子。在此之前他不仅不是王家庄的人,甚至都不是兴化县的人。他被他的母亲寄养在大丰县,白驹镇,东潭村,他外婆的家里。那其实也不是端方的家。他的家应该在白驹镇的西潭村,他生父的尸骨至今还沉睡在西潭村的泥土下面。端方寄养在外婆的家里,嘴上说是被外婆养着,真正养他的还是小舅舅。但是小舅舅成家了,小舅妈过门了,嘴上没说什么,端方到底碍着人家的手脚。母亲沈翠珍赶了一天的路,从王家庄来到了东潭村,领着端方四处磕头。先是给活人磕,磕完了再给死人磕。端方木头木脑的,从东潭村一直磕到西潭村,再从东潭村一直磕到兴化县的王家庄。端方一到王家庄就有爹了,姓王,王存粮。沈翠珍把端方领到王存粮的面前,叫他跪下,叫他喊爹。端方喊不出。跪在地上,不开口,不起来。最后还是王存粮的大女儿红粉把端方从地上拽起来了。红粉刚刚从地里回来,放下锄头,解开头上的红格子方巾,对端方说:“这是我弟弟吧,起来,起来吧。”端方第一次在王家庄开口喊人既不是喊爹,也不是喊妈,而是喊了红粉“姐姐”。母亲沈翠珍听在耳朵里,心里头涌上了无边的失望。

只要你不说“嗨——”没菜就行“嗨什么嗨?”

  

我一定来,我说“很远。非常远。”“就是不让爷爷去还债,只要你不说好孩子。像我们王家的人.”“老渔叉,没菜就行龙年到了,整整三十年了。”

  

“三十年了,我一定来,我说该还我了吧?”“三丫其实还是不错的。起码我认为,只要你不说她还是不错的。”

  

“死就是没有。”顾先生说,没菜就行“死了就是没有了。”

我一定来,我说“挖!挖!挖!!你找魂呢!”老渔叉急死了。要知道身子底下的新娘子可不是一般的女人哪,只要你不说她被王二虎睡过了,只要你不说差一点就成了王二虎的“小”,只不过王二虎命短,没有来得及罢了。被王二虎睡过的新娘子给了老渔叉无限的欣喜,他喜欢的就是这个,着迷的就是这个,他最想睡的就是“被王二虎睡过的”。他一定要弄清楚,被王二虎睡过的女人究竟是怎样的滋味,他要尝尝。要是细说起来的话,自从给王二虎做帮工的那一天起,老渔叉就立下了一个宏伟的人生目标,他要做王二虎。这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他渴望像王二虎那样吐气、呼吸,他渴望像王二虎那样走路、说话,他更渴望像王二虎那样吃饭、睡觉。谁也没有想到,土改一到,生龙活虎的王二虎就“改”成了一具无头尸,他的三间大瓦房就“改”成自己的了,太简单了,太神奇了,都不敢相信。却是真的。现在,老渔叉又要睡王二虎睡过的女人了,他老渔叉不是王二虎又是什么?他老渔叉不是王二虎又是谁?上天有眼哪!新婚之夜老渔叉一夜都没有合眼,他在操王二虎睡过的女人,一遍又一遍地操。操累了,歇歇,再操;操渴了,喝点水,还操。

没菜就行老渔叉就醒了。一身的汗。老渔叉决定拾掇拾掇。老渔叉叫过兴隆,我一定来,我说让他去搬梯子。兴隆不解,我一定来,我说问:“你要做什么?”老渔叉回过头来,目光锐利了,透出一股咄咄逼人的力量。老渔叉说:“叫你搬,你就搬。”这样的目光兴隆再熟悉不过了,这是父亲的目光,这是老渔叉的目光。这才是他的父亲,这才是老渔又,霸道,果断,常有理,永远正确。他的父亲终于回来了!

老渔叉没有葬礼。埋莽得也相当草率。他的尸体被一张草席裹着,只要你不说三两下就完事了。这个怨不得别人,只要你不说他死得太不是时候了。这个人真是不懂事,怎么可以在这个时候死呢?你急什么呢?晚儿天就不行么?哪一天不能多死人哪。他的丧礼只能这样,照好这样了。所以说,一个人在什么时候死相当关键,它比一个人在什么时候生还要重要。会生不算本事,会死才算。吴蔓玲得到了老渔叉的死汛,特地把兴隆叫到了大队部。吴蔓玲交待说,因为“情况特别”,她希望老渔叉的丧事“简单处理”,希望兴降能够“顾全大局”。没菜就行老渔叉说:“滚你妈的蛋!”

相关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