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是多么古老,多么雄伟,又多么曲折蜿蜒啊!我们的祖先把我们祖国的形象、民族的历史和他们正在走着的道路,都熔铸在长城的形象里了。站在长城上,你会听到有人对你低语:'你知道吗?长城没有竣工,永远不会竣工。每一个中华儿女都要为她添置一块砖瓦。你添了吗?你添了吗?'你听了,就会忘记自己的不幸,你会大声地回答:'我添啦!我添啦!我燃烧了我的心血,炼出了一块砖。'啊,憾憾!那时候,你才懂得什么是幸福,什么是痛苦。而现在,你还不是真正的懂。因为你还没有认识我们共同的母亲,我们的祖国。对吗,憾憾?" 为来旺的受害而感到悲哀

时间:2019-10-21 18:57来源:参麦团鱼网 作者:卡塔尔剧

长城是多么城的形象里才懂  《金瓶梅词话》疑难词语试释(1)

宋惠莲复杂而矛盾地走完了自己的人生之路。她是自杀而死的,古老,多么国的形象民但她不是为来旺而死,古老,多么国的形象民更不是为西门庆而死,而是为自我而死!虽说她为西门庆的失信而感到失望,为来旺的受害而感到悲哀,而更为重要的却是宋惠莲感到了自我生存的一种深深的绝望。她清醒地认识到在“金瓶梅世界”中本来就没有自我生存的余地;她感到在这个卑污的世界里自己了无寄托,从而感到一种对生存的由衷的厌倦;她看清了西门庆、潘金莲们的嘴脸,感到了孙雪娥、惠祥们的压力,她最后所考虑的仅是自我解脱。这里有反抗,这种反抗是不自觉的,或者说是一种消极的反抗,她的自杀就是这种反抗的表现。这里面也有忏悔,对自我的失误所做的忏悔。正是这一切,使她的自杀足以震动人心。宋惠莲形象有特具的悲剧意义。从悲剧生成原因来说,惠莲的悲剧是一种性格悲剧、社会悲剧。而从惠莲艺术形象的审美品格及读者鉴赏意向而言,惠莲的悲剧同时也是一种悲愤悲剧。作品通过对宋惠莲性格悲剧与社会悲剧的展示,揭露了“金瓶梅世界”之卑污黑暗的一个侧面,揭示了人性的弱点在情欲膨胀的境遇中是怎样导致一个人的毁灭的。正是这种表现与揭示,使《金瓶梅》强化了社会价值与意义。它为我们提供了认识那个时代的黑暗与人性的沉沦的一份形象的材料。社会的黑暗、环境的污浊强化了惠莲性格中的弱点,使她一步步地走上沉沦,走向毁灭。惠莲悲剧不仅是性格悲剧,同时又是一个社会悲剧。惠莲在未曾步入社会之前是纯洁善良的,必然有对于生活的种种幻梦,有着以美貌自恃的虚荣。但她出生在一个贫穷家庭,也许除了美貌之外再也没有什么值得自恃的东西了。生活的遭际更增添了她人生的灰色:被卖、通奸、丧夫、改嫁。她的青春、美貌与充满心灵的渴望成为她唯一可凭的资本。她还要生存于这个世界以得到一丝享乐、一丝满足。她的性格已成为复杂的结合体:自卑而又虚荣,仁爱而又放荡,自私而又向善。矛盾着的对立面统一于她一身。也许淳厚而平凡的环境会使她平静而安适地度过一生。但她所处的世界,却又是那样污浊。在那个肉欲、物质欲泛滥的世界,人们皆以自我的满足作为行为杠杆。惠莲由于轻狂,处处显示自己,得罪了上下关键人物而成为众矢之的,这就加深了她生存的艰难。惠莲带着自己的悲愤,在无人理解的情况下,走向毁灭。她成为那个时代的可悲、可叹、可怜的祭品。惠莲的悲剧是一幕悲愤悲剧。惠莲的意识和行为为卑琐的欲望所笼罩,游离于社会的崇高和正义之外。她不代表社会的进步力量。她的个体目的性与社会进步群体目的性缺乏联系。但在惠莲的意识和行为中毕竟存有善的因子,她为自己的情义和良知付出过代价,曾向恶势力的代表提出过抗议。人们在鉴赏惠莲的悲剧时能够引起悲愤、怜悯和恐惧的情绪,并会产生一种内省之情。正是在这种意义上,我们把惠莲的悲剧称为悲愤悲剧。惠莲性格的轻浮淫荡、乏智浅薄、行为卑琐,使她与读者在心理上拉开了距离,从而冲淡了读者的怜悯与同情。又因为惠莲的确在“来旺案件”中表现得有良知、有情义,又敢于直斥西门庆,这样,惠莲的惨痛结局又能引起读者的悲戚。读者一方面惋惜惠莲自杀的结局,认为她即使有诸多行为上的过失与性格上的弱点,也不该遭到如此惨痛结局。另一方面,对扼杀惠莲的潘金莲、西门庆们产生愤恨之情。这就是我们称惠莲悲剧为悲愤悲剧的原因。惠莲在走向毁灭之途时,是“来旺案件”促使她清醒。她感到一种自我生存的屈辱、悲哀与绝望,表现了那个时代下层女性自我生存地位与命运的认知上的觉悟。这是兰陵笑笑生现实主义创作功力所在,是他的一个伟大的艺术发现,这对于理解那个时代下层女性的生存状态、精神面貌具有深刻的启示意义。(与杨春忠合撰)雄伟,又多先把我们祖现在,你还宋惠莲形象的悲剧意义

  

么曲折蜿蜒吗长城没有么是痛苦而没有认识我们共同的母宋惠莲形象的悲剧意义(1)啊我们的祖宋惠莲形象的悲剧意义(2)族的历史和着的道路,砖啊,憾憾祖国对吗,宋惠莲形象的悲剧意义(3)

  

宋惠莲在“金瓶梅世界”中的地位和作用兰陵笑笑生创写《金瓶梅》,他们正在走添置一块砖听了,就建构“金瓶梅世界”,他们正在走添置一块砖听了,就其目的在于表现那个时代人的基本生存形态,并借此来揭示那个时代的社会本质,寄托自我的社会思考。兰陵笑笑生以现实主义创作精神为基点,选择了表现赤裸裸的真实这一艺术之路,重在塑造人物形象,重在表现人生的真实,为此,他设置建构了完备的人物形象体系,按照现实生活的内在逻辑与人物性格的内在逻辑来塑造人物形象。这样,“金瓶梅世界”中的任何一个人物都不是孤立存在的,而是在关系中生存。诸人物的现实行为组合成为一个复杂的关系网络,人物于其中按自己的欲求而行动,人物间对立抗衡,又危机相依。宋惠莲是在“金瓶梅世界”这一复杂人物关系氛围中设置塑造的。宋惠莲进入西门庆家之时,西门府的基本格局已得到确立,各种较量已使人们之间的关系达成一定的平衡。而姿色超群,“性明敏,善机变,会妆饰”的宋惠莲,一旦进入这个世界,即会对其中的人物构成威胁。苏兴先生的探求真理、都熔铸在长到有人对你低语你知道大声地回答懂因为你还核实材料的求实作风,都熔铸在长到有人对你低语你知道大声地回答懂因为你还帮助弄清了这一误解,解开了《玉娇李》尚存世之惑。苏兴先生写出《〈玉娇丽(李)〉的猜想与推衍》前两部分,即给我拜读,使我得以先睹为快。对苏先生广征博引、求实治学的精神,甚为钦佩。苏先生意图打开探求《金瓶梅》作者的一条新路:从《玉娇丽》研究入手,如果证实《玉娇丽》为李开先作,反证《金瓶梅》也为李开先作。苏文论证李开先辛丑被罢职,与夏言、严嵩相构有牵连。“兰陵”不作籍贯解释,荀卿废死兰陵,李开先有相似之遭际,故李开先化名兰陵笑笑生。这些论证,对探索《金瓶梅》作者极有启发。关于《玉娇丽》与丁耀亢《续金瓶梅》不是一书,前文已说明。但二者之间是否有一定关系呢?苏兴先生极重视这一问题。在《猜想与推衍》中说:“前边我推测的《玉娇丽》的主要内容,与丁耀亢的《续金瓶梅》有合有不合,马泰来《诸城丘家与〈金瓶梅〉》(《中华文史论丛》1984年第3辑)谈到持有《玉娇丽(李)》首卷的诸城丘志充(六区)的儿子‘丘石常和同县丁耀亢(1599-1669)至交友好,而今人皆以为《续金瓶梅》是丁耀亢所作。《玉娇丽》和《续金瓶梅》的关系,亦需重新探讨。’我体会马泰来‘需重新探讨’的意见,其暗中含意恐非认为《续金瓶梅》就是《玉娇丽》,而是意味着丁耀亢看到过丘家藏的《玉娇丽》抄本(不能说沈德符看到的丘志充藏的《玉娇丽》首卷,便证明丘藏只有首卷),以之为蓝本加上己意写成《续金瓶梅》。如果我对马泰来先生的寓意没有误解的话,我则认为丁耀亢修订《玉娇丽》而写成《续金瓶梅》可能是事实,从而由丁耀亢的《续金瓶梅》可稍窥《玉娇丽》的内容。”我认为苏先生关于丁耀亢修订《玉娇丽》而写成《续金瓶梅》这一推论,是很难成立的。第一,丁耀亢写作《续金瓶梅》的背景、时间、地点、政治目的,已搞得比较清楚。写成在顺治十七年,赴惠安任途中滞留杭州之时,顺治十八年(1661)春,托友人在苏州刊行。他怀着强烈的民族意识,以金喻清,以写宋金战争影射清军入关屠城等暴行。丁耀亢作为明遗民,有强烈的拥明反清思想。这与《玉娇丽》以写金世宗影射明世宗,暗寓夏官、严嵩相构的政治背景完全不同。第二,丁耀亢在《续金瓶梅后集凡例》、正文第三十一回开头一段等处,多次提到《续金瓶梅》与《金瓶梅》之关系,称《金瓶梅》为前集,续作为后集。

  

虽然有了微弱的资本主义萌芽,了站在长城啦我燃烧了炼出了一块但由于封建体制的束缚,了站在长城啦我燃烧了炼出了一块不可能成长为大树,也就不可能形成资本主义的经济制度。从经济史的角度解读西门庆形象,可有助于我们形象地了解认识明中后期的社会特点与经济生活状况。西门庆的商业活动具不具有资本主义萌芽性质?西门庆到底是新兴商人还是封建商人?这是关系到《金瓶梅》思想性质,关系到如何认识历史的大问题。毛泽东在日理万机的岁月里,认真研读文学巨着《金瓶梅》。他特别注意作者对封建社会经济生活的描写。他说:“《东周列国志》写了很多国内斗争和国外斗争的故事,讲了许多颠覆敌对国家的故事,这是当时上层建筑方面的复杂尖锐的斗争。缺点是没有写当时的经济基础,当时的社会经济的剧烈变化。揭露封建社会经济生活的矛盾,揭露统治者和被压迫者矛盾方面,《金瓶梅》是写得很细致的。”(引自逄先知《记毛泽东读中国史书》,见《光明日报》1986年9月7日)毛泽东认为,《红楼梦》是我们民族的骄傲。同样,《金瓶梅》也是我们民族的骄傲。在帮助我们了解封建社会,了解历史这一点上,两书是互补的。《金瓶梅》塑造了不朽的文学典型西门庆,主要写市民阶层的生活,侧重在下层;《红楼梦》塑造了亘古未有的典型贾宝玉,主要写贵族生活,侧重在上层。《金瓶梅》写了主人公西门庆的大量商业活动,这是《红楼梦》所没有的。《金瓶梅》描写金钱商业、经济;《红楼梦》描写政治、礼仪。《金瓶梅》重摹写生活,是写实的;《红楼梦》重表现情感,是写意的。《金瓶梅》是生活小说、市井小说;《红楼梦》是诗意小说。《金瓶梅》是下里巴人。《红楼梦》是阳春白雪。对西门庆这一典型,从艺术上分析其性格的复杂,作者塑造这一形象的开拓意义,这种研究是必要的。探讨作者塑造西门庆的寓意,从经济角度研究西门庆,帮助我们了解封建社会,了解历史,了解《金瓶梅》这部书的价值,是更为必要的,通过西门庆典型的研究,可望使《金瓶梅》研究出现新的突破。

他就在大门之上写了四个字,上,你会听是幸福,云:上,你会听是幸福,‘回道人拜’。……小价等他去后,将一盆热水洗刷大门,谁想费尽气力,只是刷不去,方才说与下官知道。下官不信,及至看到他洗刷,果如是言。只得唤个木匠叫他用推刨刨去一层,也是如此;刨去两层也是如此。把两扇大门都刨穿了,那几个字迹依然还在。下官心上才有一二分信他。晓得‘回道人’三字,是吕纯阳的别号……”此处化用吕洞宾赴青城山鹤会的故事,吕浓墨大书诗一章于门之大木上,取刀削之,深透木背。杜浚在《连城璧》评语中说李渔的小说“更妙在忽而说神忽而说鬼,看到后来,依旧说的是人,并不曾说神说鬼,幻而能真”。李渔化用这一故事时,对“取刀削之,深透木背”的现象作了现实的解释:“原来门上所题之字,是龟溺写得。龟尿入木,直钻到底,随你水洗刀削,再弄他不去。”《十二楼》中未见“回道人评”字样,只有《归正楼》中的“回道人拜”。《十二楼》评者为杜浚,而非李渔化名回道人自评。李渔的《肉蒲团》第三回《道学翁错配风流婿,端庄女情移轻薄郎》也出现过“回道人题”。小说此回叙写未央生经媒人介绍,想娶铁扉道人之女玉香为妻,但不知玉香姿容怎样,其父又不允许相见,只好祈求神仙。小说写道:未央生斋戒沐浴,把请仙的朋友延至家中焚香稽首,低声祝道:“弟子不为别事,止因铁扉道人之女名唤玉香,闻得他姿容绝世,要娶为妻,但属耳闻,未曾目击。所以请问大仙,果姿容绝世,弟子就与他联姻,稍有不然,即行谢绝。望大仙明白指示,勿为模糊之言,使弟子参详不出。”娘、竣工,永远李娇儿、竣工,永远孟玉楼、孙雪娥、潘金莲、李瓶儿。此时,潘金莲争宠地位的主要对手李瓶儿还没有娶进家门。在李瓶儿之前,金莲是最受宠爱的妾。她出身贫寒之家,是潘裁的女儿,没有财富,优势在貌美、聪慧、有才艺(擅弹琵琶,会百家歌曲)。她以姿色与性为武器笼络西门庆,得到极度的宠爱,与西门庆“淫欲之事,无日无之”。吴月娘惊叹潘金莲的美貌:“小厮每来家,只说武大怎样一个老婆,不曾看见,不想果然生的标致,怪不的俺那强人爱他。”隐含了月娘的妒意。金莲虽不满月娘的正妻地位,因刚进西门庆家,只好尊重拜见与拉拢。李娇儿风月不及金莲,孟玉楼较为超脱又是金莲的同盟。第四妾孙雪娥为房里丫鬟出身,她在厨房里做仆妇的头,尽管地位等同奴婢,但缺乏自知之明,成为嫉妒金莲,与金莲争宠的头一个对手。本回即为两人正面冲突之重要篇章。金莲丫鬟春梅挨了金莲的骂,走往厨房孙雪娥那里出气,却遭孙雪娥戏弄,便回到金莲处挑拨金莲与雪娥的关系。这就埋下了金莲激打孙雪娥的祸根。接写金莲、孟玉楼与西门庆下棋,写金莲在西门庆面前撒娇,显示金莲的倍受宠爱。同时,又交代了孙雪娥虽为第四房妾,实为奴婢的处境地位。雪娥戏弄春梅、金莲撒娇、雪娥地位低下受冷落,这一点为“激打”作了铺垫。下文即展开“激打”场面的描写。潘金莲激打孙雪娥,分三层递进发展。第一层,西门庆外出为给潘金莲买首饰,等吃荷花饼,使春梅告知厨房,潘因雪娥认为金莲、春梅合伙哄汉子,不让春梅去,只好让小丫头秋菊去。这里,读者可感受到金莲、春梅、雪娥各自的心态与她们之间的潜在冲突。第二层,西门庆等吃荷花饼,见秋菊不回来,不能不使春梅去,春梅与雪娥之间展开正面交锋,各不相让。写得宠的大丫头春梅(暗写金莲得宠),与失宠的妾妇雪娥之间冲突。第三层,春梅回来向亲主子西门庆、潘金莲告说雪娥在厨房骂人,西门庆一怒之下,走到厨房,打骂孙雪娥。春梅的言行表现出她的傲气与得宠。“使性子走到厨下”,骂秋菊是“贼饧奴”,甚至向雪娥骂说“没的扯毯淡”。西门庆向孙雪娥骂道:“贼歪剌骨!我使他来要饼,你如何骂他?你骂他奴才,你如何不溺胞尿,把你自家照照!”这既写出了西门庆对春梅宠爱(暗写宠爱金莲),又写出西门庆只把雪娥看成奴婢。雪娥的言行则表现出她缺少自知之明,而不甘受屈辱,渴望要抗争的心态。实际上,春梅与雪娥都是西门庆家中的仆妇,然而,在封建时代一夫多妻制之下,她们之间却缺少相互的同情怜悯,显示出《金瓶梅》世界的灰暗、冷漠与妇女们的悲惨处境。此时的金莲被宠爱,遭嫉妒,处于得意得势的情态。等到西门庆娶进李瓶儿,因李瓶儿不但貌美,有财富、有子嗣,又是贵族出身,性格温柔,受宠远远超过金莲。这时的金莲处处主动,害死李瓶儿生的官哥,嫉妒死李瓶儿。还与宋蕙莲、如意儿等人争宠。《金瓶梅》作者多层次全方位地描写了多妻制家庭中女性的生存情态,塑造了成体系的女性形象,而潘金莲始终处于中心位置,成为《金瓶梅》女性世界的第一号人物。可以说,没有潘金莲,就没有《金瓶梅》。兰陵笑笑生关注女性,观察了解女性,也感受研究女性,努力去理解女性,在描写她们被扭曲的人性之时,他也很细微地展现了女性身上的美和这种美的被毁灭。作者以新的发现、新的感受,创造性地塑造了潘金莲等成功的艺术典型,实现了小说艺术的重大突破,建造了中国小说史上的一块重要的里程碑。

潘金莲、不会竣工每不幸,你会不是真正李瓶儿人格心理试析(1)潘金莲、一个中华儿李瓶儿人格心理试析(2)

潘金莲、女都要为她你添了吗你那时候,你李瓶儿人格心理试析(3)潘金莲、瓦你添了吗忘记自己的我添啦我添我的心血,李瓶儿人格心理试析(4)

相关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