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等讨论以后再说吧!望儿,来,谈谈最近同学们的思想怎么样,还那么混乱吗?黑板报上还登谈情说爱的诗吗?" 说:"你死了?倒是说话呀

时间:2019-10-21 07:14来源:参麦团鱼网 作者:IT建网站

  老爸一走,那就等讨论那么混乱妈这又推了把拉风箱的黑女,那就等讨论那么混乱追问她道:"昨黑哪去了?老老实实对妈说了!"黑女遂将风箱拉得啪哒啪哒大响,不理妈的问话。妈从旁又催促她,说:"你死了?倒是说话呀!"黑女道:"我死了,真的能死了倒好呢!你甭催我,再催我便快(死)了!"妈生气道:"你这是咋?妈问你一句话是害你吗?要你这样咒死咒活的!"

正心灰意懒,以后再说扁扁突然从外面回来,以后再说进门见妈还在屋里坐着发呆,生气地道:"妈呀,你咋还不走呢!"妈长叹道:"好娃,妈正作难呢!妈怕只怕季书记他不记得咱了!你哪曾晓得那些公干的人员,眼皮底下整日价都是五王六侯,排人走马。咱这些平头百姓,窝缩在这黄土圈圈里头,跟活埋了一样。你也不常晋见,没有私下的往来。你的眉眉眼眼,以往事项,人家可咋能记得恁清了呢?"扁扁道:"这么说来你是不准备去了得是?"妈痛心道:"我的儿,你这是逼得你妈跳油锅呢!你一味催赶,哪里知道央求人的难处!妈一个女人家,生这么大,何曾上过县城,进过人家的阎王殿?你这样逼死逼活地逼你妈,也不看看你妈的老皮老脸进了县城有谁招识!儿啊,我想不透当兵有啥好处,叫你这一门心思的非要当兵不可?你是长大了,看我是管不了你了得是?"扁扁见妈如此,望儿,来,气得咬牙切齿,望儿,来,一跺脚,道:"妈,你这是要我死!不当兵走我就得死!不是吓唬你,新兵一开拔,我立马叫你看个明白!只要我活一天,鄢崮村这鬼地方是一天也不待了!妈你等着看!"妈吃惊地望着儿,立刻下了软话,哭道:"胡说些啥嘛!妈咋你了,要你对妈赌死咒活?你要有本事,自己张罗着找人去,妈不拦你!你要当兵谁拦你了?可你不想想,妈往后去指望谁氏……呜呜

  

呜……"妈说着号起来,谈谈最近同骂十年前早死的老富堂,撇下这一儿一女两个祸害,要吃没吃,要穿没穿,由她一个女人家作难。做妈的大长声没号过三四口,学们的思想听扁扁悄无声息,学们的思想自是生奇,转脸一看,只见乃二杆子娃奔向窑后取了牛皮索绳,蹿进西面窑里,将门"咔啦"一闩。妈知道贼娃的脾气,闹不定寻死觅活上吊呢。慌忙追了过去,隔着门缝向里头的扁扁一面责骂一面央求,说道:"死娃,妈把你养活这么大,你不说填还妈,还拿上绳绳吓妈哩,你的良心喂狗了吗?快把绳绳放下……"扁扁里面哭道:"我还活啥哩嘛!"做妈的痛心道:"乖乖,妈这就应了你不成?还不赶紧上饲养室牵驴,随妈一道进县城!"这一应答,怎么样,还窑里才静然下来。过了会儿,怎么样,还扁扁憋红着脸开门出去。老婆自回窑里对着镜子擦洗了泪脸。片刻工夫,扁扁牵来了骒马,马背上搭了一条粗毛线毯。骒马脖子上,拴只破铃铛。妈吩咐扁扁先牵到院门外等候。扁扁应声,老老实实出去了。经过这一场无根无由的折腾,做妈的这才红着眼皮,捏捏裹裹地上了马背,侧身坐好。扁扁牵着,母子二人翻山越岭向县城走去。这一路丁零一路景致一路心境,竟是:

  

蓝天下,黑板报上还满目荒丘,黑板报上还百里草洼;人道是锦绣山河,富庶田野,怎愁煞农家村娃?正年少,数千荣耀,竞万鞍马;拿一副包糠肚肠,驱牛身价,争拼它黄铜披挂!母子俩一骑一行,登谈情说爱的诗丁零当啷,登谈情说爱的诗擦黑时分方才进了县城。县城四面皆是三四层的大楼,极其高大,上面安装着数不清的玻璃窗子。街面上的人影看不清楚,一个个,步履匆忙。母子二人欲上去打问,却也不知该找哪个人选。这时,只听满城人"哎呀"一声喧哗,扁扁与妈不及吃惊,只见街面上万家灯火一同发光,好家伙,那光亮比之鄢崮村的煤油灯灯竟亮出了千百十倍。原来此时正值送电时候。扁扁竟是头一次看见电灯。

  

那就等讨论那么混乱《骚土》第五十九章 (2)

母子二人沿街走去,以后再说看见一间间五光十色的店铺里,以后再说站立的尽是些眉清目秀的女子。她们个个面色白皙姿态俊雅,不似人世中人,且又是全无顾忌地与男人们高声说话,嗲声嗲气,像在戏台上演出一般,十二分地从容妩媚。看到这,针针突然明白了,外面的世事原来与她坐在鄢崮村的土炕上想像的,确是不同。难怪像扁扁他们这一朋人,打破头地争着抢着出门。再一想,那曾经与她同床共枕的季某人,如今领导着这样繁华红火的县城,该是何等的荣耀啊。这些女子,难道有不随他调换使用的道理?想到这,老婆不觉又气虚了几分。他走上去问道∶“先生不是仙化多年,望儿,来,何以在此游转?”谢先师说:望儿,来,“这多年, 我去 咱北岸的袁家崖教书,你不知晓?”他道∶“我如何得知?学生想你,可是想苦了!”谢先 师微微一笑,摸着他的头说∶“锁儿与我师生之谊,人皆敬羡。不知你近来学业见长,文章 精进否?” 这一语问到他伤心处。泪雨滂沱,哭泣不止。边哭边说∶“别提这些了,现在啥 时代你不知道?前些日子,我被人家打了,批斗好些日子。”谢先师温和地说∶“我已有所 耳闻,这才前来看你。不过这些村野刁民,不必计较。孔圣人至于陈地,不也是被一帮农民 困围,用锄头锨把一阵暴打。别哭了,随我走。”说完,谢先师拽着他的袖子绕过碾盘后面 ,走上一条石径,前面是一片葱笼的山村景象。他有些诧异,便问道∶“这是何处?你怎么 没带我来过?”谢先师道∶“不必多言,再走几步就到了。”说着师生二人拾级而上,几近 山顶,又绕一小道,看见前面山阴之处,树木掩遮之下,琉瓦飞檐,高堂大厦,一派王宫气 象。便问先师∶“这是何处?” 谢先师说∶“你朝上看。”这杨文彰朝上一看,只见那堂皇 富丽的朱门脑上挂着一副金匾,金匾上四个大字:高山仰止 。

杨文彰恍然大悟,谈谈最近同说道∶“哦,谈谈最近同我知道了,先生带我来过此地,这不是司马庙吗?” 谢 先师道∶“学生所言极是。走,咱们进去看看。”到了门前,突然看见吕连长几人持枪立着 ,他吓了一跳,正欲拔腿逃跑,早被谢先师一把揪住,说∶“但随我走,平安无事。”说完 ,对那吕连长等人说∶“进去通报一声,说韩城第一百八十九名秀才谢道明前来叩拜。”那 吕连长极是谦恭,不像是要打人的样子。杨文彰心放下来。等了片刻,听见里头传唤。师生二人这才走进大门,学们的思想朝着正堂,学们的思想碎步走去。正堂门外,一胡须飘白衣衫褴褛的老汉 ,笑容可掬地迎了上来。谢先师道∶“史公爷在上,晚生这方有礼。这是我的孩儿文彰,小 名锁儿。还不快给史公爷磕头?”杨文彰心想史公原是这等模样,一面想一面跪下磕头。那 老汉说∶“免了,免了,进去坐。”

谢先师和那老汉携手,怎么样,还他随身后,怎么样,还进了堂屋。一张八仙桌子,三人分头坐好。谢先师和 史公先是寒暄,对答全是前朝八代之事,令他似懂非懂。正说着,只见一妇人端着一盘食物 上来,桌中央放好。杨文彰觉着此妇人有点面熟,待她转过脸来,一眼认出是自己婆娘,心 下一惊,思谋着:娃他妈怎会到这儿来做饭?婆娘看他,咧嘴一笑,瞬间走了。回头再看桌 上,那盘吃货说来也奇,原是一摊五颜六色的稀屎。史公招呼他二人用饭。他犹豫了下,谢 先师喝斥道∶“速拿筷子。史公府上,焉能如此迟钝!”文彰只得提筷,夹上一团,鼻下一 嗅,极是骚臭。正欲弃筷,只听先师又说∶“此圣餐乃史公一片深情厚意,可谓是几尽朝野 之精华,天地之珍稀,万古之荟萃。锁儿不必磨蹭,快快享用!”说完,先师自己便先吃。 看他狼吞虎咽的那模样,杨文彰也不再犹豫,下筷吃了起来。味道还好,像是自己常吃的那 熬煎糊涂饭,只一色的贫酸之气。吃罢饭后,史公又立起来道∶“请二位随我浏览一下寒舍 。”谢先师笑道∶“那是那是。”师徒二人说着随史公从正堂后门出了,黑板报上还又绕过几道檐廊,黑板报上还走近一教室模样的房厦外面立 住,史公道∶“这是我带的小学班。”杨文彰心想:这老先生不说着书做史,却也有时间带 课。好奇之下,透过玻璃窗朝里看,只见自己班上的刘社宝、黑脸都在里头,正在学习如何 点头哈腰、喜眉笑脸,总之全然是一派奴才的模样。看过之后,又随史公向前走,到另一间 教室门外立住。史公说∶“这是我教的中班。”杨文彰又朝里看,只见孩童又大一些。村里 的山山就在里头聚精会神地朗读课文。课文上竟全是如何迎奉如何拍马的话语。杨文彰看他 们安静的样子,心下佩服道∶“学风严谨,当如斯矣!” 看完,又随史公往前走,又到一处 教室外面停步,史公回头说道∶“这是我教的大班,且看仔细些。”杨文彰欠身道∶“那是 那是。”说完朝里看去,只见并无桌凳,空荡荡的教室,一头是讲台,讲台上立着一根大肠 一般长短的肉柱,仔细看是男人的阳物。私下想道:这大概是史公被乃朝皇帝割下来供奉在 此的,其意也在警戒后人。随后又进一暗室,一头是一盘土炕,十多个十五六岁的男孩赤身 裸体躺在上面。或是自己玩弄鸡巴,或是互相戳捣粪道,行鸡奸事。杨文彰大吃一惊,捂了 脸,回过头。史公笑道∶“锁儿怎的?肉色可怖乎?” 文彰忙摆手说∶“不是不是。”史公 道∶“那为何如此惊恐?” 文彰掩饰道∶“没有没有。”史公道∶“没有便好。说实在的, 这也是我总结了前朝八代的历史经验,方才定下的课程。这些孩子,他们快毕业了,明年就 得去长安赶考。”

相关内容
热点内容